English|简体中文|站点地图|联系我们
世贸组织中主要产煤国分析
世贸主要产煤国家大部分为WTO成员国,按照经济状况和煤炭资源开采的难易程度来划分,可将其分为三类,第一类为煤炭资源开采条件优的经济发达国家,第二类为煤炭资源开采条件劣的经济发达国家,第三类为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由于各国实行的政策不同,结果亦有差异,其经验与教训值得记取。 第一类产煤国: 澳大利亚、南非和美国是世界上三大煤炭出口国,也是关贸总协定(即GATT,WTO的前身)的创始成员国。他们的经验主要有三点“鼓励出口,减员提效,投资与兼并。 鼓励出口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中小型出口公司采取出口市场开发费用补偿的政策鼓励本国煤炭出口。南非自20年代初就开始规划建设大型现代化港口。南非自20年代初就开始规划建设大型现代化港口和铁路运输系统。如今南非理查兹湾煤炭码头为世界之最,出口能力6000万吨以上。 减员提效在市场经济国定中,工资成本占煤炭成本总额的40%左右。为降低煤炭成本,这些国家在增加工资成本的同时,大幅度削减职工人数,提高劳动生产率。减员后劳动生产率均有提高,澳大利亚1998年年人均达10800吨;南非1998年年人均达3700吨;美国1998年年人均达11900吨。劳动生产率高有利于降低直接生产成本。 投资与兼并近年来,国际上一些大公司通过投资和兼并市调整结构,使其具有足够的规模采取更全球化的投资策略,提高竞争力。目前,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南非,全国煤炭产量的半数来自少数竞争能力强的和多元化的生产公司,1998年南非的7个年产量500万吨以上的煤矿所产煤炭占总产量的51.3%;1999年美国煤炭产量在前十位的大公司的产煤量占总产量的62.5%。 第二类产煤国: 在西欧国家中现在只剩下4个产煤国:英国、德国、西班牙和法国。这四国均为WTO成员国。德国、西班牙和法国都是依靠政府财政补贴才使得生产成本很高的煤炭工业得以生存。而这四个国家中,德国和英国的做法更具有代表性。 90年代初,德国能源专家仍然坚持“煤炭是德国能源供应的支柱”,要求联邦政府继续对本国硬煤给予财政补贴,但到了1994年德国动力煤每吨成本价为311马克,而进口动力煤价格每吨仅为97.3马克。政府支付的硬煤高额补贴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1997年德国联邦政府和有关煤炭公司达成协议,所有硬煤矿井均由一个私营公司——鲁尔公司经营,到2005年之前关闭8座矿井,剩下的10座矿井总生产能力为3000万吨,财政补贴逐渐减少到2005年的55亿马克。 英国政府为了彻底摆脱煤矿的巨额亏损,于1992年至1994年实施煤矿私有化计划,1994年国家对国有煤矿进行公开拍卖。煤矿私有化后,生产成本均降低12%,利润达1.89亿英磅。 第三类产煤国: 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是GATT/WTO的成员国,尽管都属于发展中国家,但其煤炭工业的发展道路颇为不同。 印度于70年代将绝大多数煤矿收归国有,由国家拨款进行煤矿建设和亏损补贴的给予。对煤炭产品实行统一管理、计划分配、国家定价。 1990年印度推行改革,但进展缓慢。1994年政府允许国内钢铁、电力和水泥工业以合资形式开发煤炭资源,合资股份至少为26%。新煤田的开发实施竞争招标的办法,国营和私营企业均允许投标。国外投资者合资股分可以超过50%,但需经印度政府的外国投资促进局批准。从1994年开始,逐步降低煤炭进口关税,将动力煤进口税从85%降至35%,焦炭从85%降至25%;1999年,动力煤进口税再降至10%,炼焦煤降至3%;1994年开始逐步削减对煤炭工业的亏损补贴,并对印度煤炭公司累积的260亿卢比亏损额给予一次性销帐。 印度尼西亚政府从1981年开始将煤炭资源的开发权向国外投资商和私人开放。为争取外资开发本国矿产资源推行开发承包制,其主要内容是:政府规划出一定数量的矿产资源,由国家矿产公司代表与外国投资公司签订承包开发合同,矿区建设所需投资,完全由外方公司承担,投产后,外方每年向政府交纳矿区使用费和所得税。从投产后5年开始,政府每年收回一定比例的股份,直到国有股占51%为止,收回期一般为5年。政府从1981年开始在煤炭行业推行开发承包制,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和完善,煤炭开发承包制企业已经成为印度尼西亚煤炭工业的骨干。 1995年WTO成立,印度尼西亚是首批成员国之一。为吸引投资,使采矿企业更有吸引力,印度尼西亚实行了新的税制,包括“加速折旧;收入超过5000万盾的部分的公司所得税,按30%税率缴纳,而过去的税率在投产的头10年为35%,10年后为45%。另外,从申请到签订合同所需的时间缩短到6个月。在第五轮承包开始,扩大了超过2亿美元以上投资的资本化比例,延长了结转损失额期限。